战争雷霆喀秋莎卡车是哪系的(战争雷霆喀秋莎火箭炮)

说起抗美援朝战争,我们一般都会想到志愿军落后的武器装备,比如杂七杂八的“万国牌”武器。

确实,小到步枪、冲锋枪,大到飞机、大炮、装甲车,中、美两军在武器装备上的差距不是一星半点。

然而,志愿军也有几样完胜美军的战场利器,“喀秋莎”火箭炮就是其中之一。

除此之外,志愿军至少还有两种武器不比美国人差,它们就是“波波沙冲锋枪”和“米格15战斗机”。

本文要说的是曾经被美军称为“原子炮弹”的“喀秋莎火箭炮”。

这里首先要说明几个问题。

第一,这种火箭炮绝对不是美国人所说的原子武器,只不过是一种结构简单、制造工艺略显粗糙的常规武器。

我第一次看到“喀秋莎火箭炮”是在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负一层的武器展厅里。

乍一看,这哪里像是什么火箭炮,我左看,右看,怎么看都像一辆“粗制滥造”的工程车。

在一辆绿色的吉斯151运载车上,静静矗立着八根金属轨道。

说是轨道,我觉得更像是没有经过任何精加工处理的八根“工字钢”。

直到我看到“工字钢”上挂载着的数枚火箭弹时,我才敢相信:这就是传说中的战场“神器”-“喀秋莎火箭炮”。

在这里,我忍不住要吐槽一下“老大哥”的制造工艺。

记得上世纪八十年代初,我所在单位的厨房里有一只单门、大容量的苏联造电冰箱。

这是我见过的第一件苏联电器。

我至今还记得,每当冰箱压缩机启动工作的时候,整个餐厅都能听到压缩机的轰鸣声。

那只冰箱生产于上世纪五十年代,我们称其为“老爷冰箱”。

它的外壳已经破破烂烂,冰箱底部也已经完全锈蚀。

厨房的师傅们不得不在冰箱底部垫上几块砖头,冰箱这才能够立稳不倒。

我所在的单位属于那种“不差钱”的单位。

领导嫌那只冰箱太旧、太“闹腾”,几次想要淘汰那只“老爷冰箱”,更换一只新冰箱。

但是,领导的美意都被厨房的师傅们谢绝了。

师傅们的理由只有一个:这个“老爷冰箱”皮实、耐造,除了破了点,噪音大了些,它的制冷效果却非常好,而且从来没有坏过。

于是,这只“老爷冰箱”继续“服役”了五年之后才被强行报废。

看着外表粗糙的“喀秋莎火箭炮”,我想,这也许正是“老大哥”独特的工业风格吧:

不在乎无关紧要的细节,不做表面文章,但是在总体结构和关键技术上毫不马虎,绝对过硬。

这种风格也体现在“喀秋莎火箭炮”身上。

“喀秋莎火箭炮”上的八根“工字钢”就是八个发射导轨,每个发射导轨上下可卡住两枚M-13型132毫米火箭弹。

这么一来,一台“喀秋莎型火箭炮”就可同时挂载16枚火箭弹。

它可在10秒钟之内将16枚火箭弹全部打出去,最大射程约有8.5千米。

试想一下,如果有几辆发射车同时发射,那种场面将会何等壮观!

让我们来看看“喀秋莎火箭炮”初次亮相时的风采。

1941年7月14日,德国军队攻占了苏联的奥尔沙。

就在德军向缴获的苏军列车装载物资的时候,突然,一阵狂风暴雨般的炮火铺天盖地而来。

几乎就在一瞬间,整个火车站和列车全部化为废墟,现场的德军无一幸存。

这是什么样的火炮?

怎样的火炮能在短时间内倾泻出如此多的炮弹?

此后一段时间里,德军官兵闻之色变。

他们称其为“苏联人的魔鬼火炮”。

1942年的斯大林格勒保卫战中,“喀秋莎火箭炮”再次闪亮登场。

苏军以多门“喀秋莎”火箭炮与德军炮兵对射,“喀秋莎”一通齐射,瞬间就压制住了德军的炮火,整个炮兵阵地迅速化为焦土。

1945年的柏林战役中,“喀秋莎火箭炮”更被苏军当成了一把“刺刀”,为苏军进攻部队开道、闯关,所向披靡。

为了稳定发射车,苏军炮兵将枕木垫在车轮下,把“喀秋莎火箭炮”的发射方式改为“平射”。

数十辆发射车一通满负荷齐射,德军坚固的建筑物连同负隅顽抗的德军瞬间化为了灰烬。

在整个苏德战争中,德军数次见识了“喀秋莎火箭炮”的神威,可谓吃尽了苦头。

因为“喀秋莎火箭炮”发射时候的声音酷似管风琴弹奏的声音。

所以,德军给“喀秋莎火箭炮”起了另外一个名字-“斯大林的管风琴”。

相比之下,“喀秋莎”这个名字要比“斯大林的管风琴”更好听、更有浪漫气息。

在苏联,有许多姑娘的名字都叫“喀秋莎”。

而火箭炮是“以打击敌人、消灭敌人为已任”的战场杀器。

苏联人为什么给火箭炮起一个姑娘的名字呢?

是谁把冰冷的火炮与温柔的姑娘联系到一起的呢?

我知道的说法有两个。

第一个说法:

这个火箭炮的炮架上有一个K字,这是共产国际兵工厂的第一个字母。

因为当时军中正流行一首名为《喀秋莎》的歌曲,苏军士兵看到炮架上的“K”字,自然联想到了《喀秋莎》这首歌曲。

苏联士兵虽然大都长得牛高马大,却从来不缺乏浪漫情怀。

于是,这款冰冷的火箭炮便有了一个浪漫的名字-“喀秋莎”。

第二个说法:

据说,1945年4月16日,苏军向德国柏林发起了猛烈的攻击。

当苏军士兵向敌人发起最后的冲锋时,许多士兵齐声唱起了《喀秋莎》。

为士兵们伴奏的不是军乐队,而是多达2000门的“喀秋莎”火箭炮。

一位随军记者这样写道:

“士兵们伴随着‘喀秋莎’的歌声冲锋陷阵,天哪,这是怎样奇妙的景象啊!”

于是,“喀秋莎”的名声便传遍了全军。

不管这个名称从何而来,都说明了这样一个事实:

苏军士兵喜欢它,信赖它,而“喀秋莎”也从来没有辜负人们对它的期望。

二战结束后,“喀秋莎”虽然并没有“解甲归田”,却也一时没有了用武之地。

直到抗美援朝战争时期,“喀秋莎”才再次“披挂上阵”,风尘仆仆地来到了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的战场上。

在我志愿军战士的手里,“喀秋莎”再次恢复了往日的荣光。

1951年2月14日,志愿军炮兵第21师隆重接受了来自苏联的120门“喀秋莎火箭炮”(M-13火箭炮)。

这个师的前身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第48军143师,是第四野战军的一支劲旅。

因为朝鲜前线军情紧急,志愿军炮兵21师官兵只有28天的改装训练时间。

要知道,从一个步兵团改装成火箭炮团,再到形成战斗力,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

一般情况下,走完这个过程起码需要一年时间。

另外还有一点,火箭炮不同于步枪、机枪、手榴弹,也不同于一般的火炮。

学会操纵“喀秋莎火箭炮”,指战员们需要有一定的文化基础。

实际情况是,与其他部队的情况一样,炮兵21师指战员的文化程度普遍都低,大部分战士不是文盲,就是半文盲。

因此,要在短时间内完成训练任务并参加战斗,其难度之大可想而知。

但是,任何困难都难不倒革命军人。

鉴于现实的问题,炮兵21师独创了一套“速成培训”大法,开始了一场“突击大练兵”运动。

炮兵21师主要有以下几个做法:

先技术,后战术;

专业为主,一般为辅,操作为重点;

急用先学,学以致用。

在苏联专家的帮助下,21师官兵夜以继日、废寝忘食、勤学苦练,成效显著。

经过28天“突击大练兵”,21师顺利完成了改装训练计划,全体官兵迅速掌握了火箭炮的操纵技术和基本战术。

1951年9月1日,志愿军第27军79师235团对后洞里阵地的美军展开了反击作战。

夜幕降临时分,炮兵21师203团的“喀秋莎火箭炮”车秘密抵达发射阵地。

随着一声令下,203团的24门火箭炮同时开火,一瞬间,一道道火龙飞向美军阵地,顿时就吞没了美军阵地。

235团随即发起冲锋,轻轻松松就一举夺回了阵地。

侥幸活下来的美军惊魂未定,在向上级报告战况的时候,他们惊呼:“志愿军使用了一种可怕的武器,很有可能是原子炮”。

这是“喀秋莎火箭炮”在朝鲜战场的“首秀”,初战即告捷。

1951年10月初,“喀秋莎火箭炮”再度登场。

在这次战斗中,炮兵21师202团配合志愿军第47军作战。

当时,第47军的对手是美军“王牌中的王牌”-骑兵1师。

他们据守在坚固的防御工事里轻易不露面,一旦我军开始冲锋,他们便依仗火力优势顽强抵抗。

这一次,志愿军47军采用了“引蛇出洞”之策。

当第47军吹响冲锋号时,美军误以为47军发动了步兵进攻,于是倾巢而出,进入阵地。

这个时候,提前抵达发射阵地守株待兔的“喀秋莎火箭炮”上场了。

“喀秋莎火箭炮”连续实施了几轮齐射,当即把800多个美国大兵送上了西天。

俗话说,“好钢用在刀刃上”。

在震惊世界的上甘岭战役中,“喀秋莎火箭炮”再显神威。

1952年10月14日至20日,志愿军将士与美军鏖战了7天7夜,地表阵地失而复得、得而复失,战斗异常残酷。

在这样的情况下,志愿军总部把炮兵21师209团配属给志愿军第15军,由15军军长秦基伟统一指挥。

接到命令后,209团于19日晚悄悄进入阵地。

次日16时30分,秦基伟军长一声令下,全军104门火炮首先发出了怒吼。

一阵火力急袭后,15军的炮火开始向敌人后方延伸。

按照惯例,接下来该是志愿军步兵发起冲锋的时候了。

于是,躲在地堡里的美军士兵纷纷钻出地堡,准备迎击即将冲上来的志愿军步兵。

没想到,天空突然出现无数道火光,一眨眼的功夫,一颗颗炮弹就如同雨点般落到了美军的工事里。

随着遮天蔽日的火光和震耳欲聋的爆炸声,美军阵地顷刻间“灰飞烟灭”。

原来,志愿军炮兵“火力延伸”是迷惑敌人的假象,真正的目的是“引蛇出洞”。

全团24门“喀秋莎”火箭炮一轮齐射之后,马上转移阵地,又对另一处美军阵地发起了攻击。

之后,209团毫发无伤地迅速撤出阵地,转移到了安全地带。

从转移阵地到完成一次齐射,209团前后只用了13分钟。

就是这两轮齐射,美军绝大部分防御工事被彻底摧毁。

志愿军第15军各部乘胜追击,向占领地表阵地的美军发起了全面的反击战,一举收复了全部的表面阵地。

此后,炮兵21师第209团又参加了数十次战斗,“喀秋莎”每次“惊艳亮相”,都给予敌人沉重的打击。

战后,据美国媒体报道,在上甘岭,美军与志愿军的伤亡比例为2.3:1。

在美军的伤亡人数中,被志愿军炮火杀伤的人数占70%,其中被“喀秋莎火箭炮”杀伤的起码占了六、七成。

此战之后,秦基伟军长给“喀秋莎火箭炮”起了一个这个名字-“炮兵之王”。

彭德怀司令员也对炮兵21师青睐有加,轻易舍不得动用。

上甘岭战役结束后,志愿军总部给炮兵21师209团颁发了一面奖旗,上面绣着这样的字句:

“百花齐放,震破敌胆,战士最爱你,敌人最怕你”。

“喀秋莎火箭炮”的横空出世,很大程度上弥补了志愿军在重火力方面的短板。

因此,炮兵21师当仁不让地成为志愿军的“明星部队”。

说起“明星部队”享有的荣誉,当年参战的21师老兵依然津津乐道,喜悦、自豪之情溢于言表。

在一次媒体采访中,记者问一位志愿军炮兵21师老兵:

“喀秋莎火箭炮”到底有多厉害?

志愿军老兵的回答简单又形象:

“一轮齐射后,美军阵地上基本看不到活物”。

说到“明星部队”在朝鲜的特殊“待遇”,志愿军老战士更是“洋洋得意”:

“刚到朝鲜的时候,兄弟部队的战友们以为我们是架桥铺路的工兵部队。”

“这也难怪,我们的炮车上都装着八根‘工字钢’,他们以为那是架桥的钢架。”

说到这里,志愿军老兵笑了。

“打过几仗之后就不一样了,他们都知道我们是干什么的了。”

“我们21师的车号是84开头,在马路上,只要一看见车号是84开头的车,兄弟部队都会主动给我们让路。”

“战友们还会停下脚步,有的热烈鼓掌,有的立正敬礼……”

这种礼遇不仅献给了炮兵21师官兵,同时也献给了功勋卓著的“喀秋莎火箭炮”。

战争雷霆喀秋莎卡车是哪系的(战争雷霆喀秋莎火箭炮)

<< 上一篇

詹姆斯季后赛最高得分是哪场(詹姆斯季后赛最低得分)

<< 下一篇

因平阳公主而得名的地方是哪(因平阳公主而得名的地方是哪里)

版权声明

除非注明,文章均由 战斗知识网 整理发布,欢迎转载。

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:http://www.zdxly.com/shenghuo/98885.html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