武松李逵鲁智深是哪本书里的(李逵鲁智深武松的共同之处和不同之处)

一、形象相近。鲁智深是个不留头发的和尚,出家人形象,“两个公人看那和尚时,穿一领皂布直裰,跨一口戒刀,提起禅杖,抡起来打两个公人。”武松是个留发的头陀,也是出家人形象。张青夫妻看了,喝采道:“果然好个行者!”

二、性情相近。鲁智深和武松都是嫉恶如仇,路见不平,拔刀相助,好打抱不平的主儿。鲁智深为救民女金翠莲,三拳打死镇关西郑屠。武松为施恩报仇,醉打蒋门神。

三、行事果断,雷厉风行。金老汉刚说完心中苦楚,鲁智深便要去替他出气:“呸!俺只道哪个郑大官人,却原来是杀猪的郑屠。这个腌臜泼才,投托着俺小种经略相公门下做个肉铺户,却原来这等欺负人!”回头看着李忠、史进道:“你两个且在这里,等洒家去打死了那厮便来。”武松在替施恩出头的时候也是如此:“我却不是说嘴,凭着我胸中本事,平生只是打天下硬汉,不明道德的人。既是恁地说了,如今却在这里做甚么?有酒时,拿了去路上吃。我如今便和你去,看我把这厮和大虫一般结果他,拳头重时打死了,我自偿命。”

四、粗中有细。鲁智深打镇关西的时候,并不是见到了镇关西上去就打,而是耍了个小手段,消遣了镇关西一通。让他切了十斤精肉的臊子,又切了十斤肥肉的臊子,还要再切十斤寸金软骨的臊子,足足把个镇关西折腾够呛,戏耍够了,才三拳打死他。武松在打蒋门神时也是如此,不是见到蒋门神上去就打,而是把蒋门神的老婆戏弄了一番,武松道:“过卖,叫你柜上那妇人下来,相伴我吃酒。”酒保喝道:“休胡说!这是主人家娘子。”武松道:“便是主人家娘子,待怎地?相伴我吃酒也不打紧!”那妇人大怒,便骂道:“杀才!该死的贼!”推开柜身子,却待奔出来。武松早把土色布衫脱下,上半截揣在怀里,便把那桶酒只一泼,泼在地上,抢入柜身子里,却好接着那妇人。武松手硬,那里挣扎得?被武松一手接住腰胯,一手把冠儿捏做粉碎,揪住云髻,隔柜身子提将出来,望浑酒缸里只一丢。听得“扑通”的一声响,可怜这妇人,正被直丢在大酒缸里。

五、是有感情的好汉。两个人都有些怜香惜玉的情怀,不像李逵那等莽夫,连女人都打。鲁智深三拳打死镇关西,替金翠莲出头,在鲁达内心深处,一定对这个柔弱的小女子有些心动了。他后来再次见到金翠莲的时候,是这样的情形:鲁达看那女子时,另是一般丰韵,比前不同。但见:金钗斜插,掩映乌云;翠袖巧裁,轻笼瑞雪。樱桃口浅晕微红,春笋手半舒嫩玉。纤腰袅娜,绿罗裙微露金莲;素体轻盈,红绣袄偏宜玉体。脸堆三月娇花,眉扫初春嫩柳。香肌扑簌瑶台月,翠鬓笼松楚岫云。金翠莲一定在鲁达内心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,只可惜,她已经做了别人的小三。武松对他的嫂嫂潘金莲也不能说一点都不动心,只是哥哥对他恩重如山,并且长嫂比母,所以,他一直在压抑着内心的冲动,没想到,后来竟酿成了悲剧。张都监要把自己心爱的养娘玉兰姑娘许配给武松,武松谦虚了几句之后便默许了,或许,他在玉兰的身上看到了潘金莲的影子。

六、都有些不尴尬处。鲁智深离开桃花山的时候,偷了李忠和周通的金银酒器。且说这鲁智深寻思道:“这两个人好生悭吝,现放着有许多金银,却不送与俺,直等要去打劫得别人的,送与洒家。这个不是把官路当人情,只苦别人!洒家且教这厮吃俺一惊。”便取出包裹打开,没要紧的都撇了,只拿了桌上金银酒器,都踏匾了,拴在包裹。武松在杀了张都监一门老小之后,也拿走了张府里的金银器皿,“把桌子上器皿踏匾了,揣几件在怀里。”就连这样的小细节,二位都如此相和,也真是没谁了!

武松李逵鲁智深是哪本书里的(李逵鲁智深武松的共同之处和不同之处)

<< 上一篇

李世民发动玄武门之变是哪年(李世民发动玄武门之变的原因)

<< 下一篇

父母爱情中江昌义是哪年出生(父母爱情中江昌义是谁的儿子)

版权声明

除非注明,文章均由 战斗知识网 整理发布,欢迎转载。

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:http://www.zdxly.com/shenghuo/98888.html